忍者ブログ

或許應該輕鬆的活著

The future is better than the past.

[PR]

2017/09/26(Tue)12:45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No.|CommentTrackback

ちりとてちん@45回

2007/11/22(Thu)02:24

沒有圖片放一張今天拍的照片!

*第八週*「袖振り合うも師匠の縁」

11/21

   師匠沒什麼原因很乾脆的拒絕了喜代美。

   才想最近都沒看到喜代美的妄想,今天卻出現小草若的妄想:穿著紅色睡衣戴著聖誕老人的帽子的小草若早上起床推開門,發現穿著輕飄飄白色蕾絲圍裙的喜代美跪坐在門外跟他道早安,問師兄,是要先練習落語還是先洗澡?

   囧

   哪有一大早就直接先洗澡……太誇張了……

   徒然亭弟子們除了小草若想要師妹而怪笑不停,今日的四草詭異依舊,除了聊天時一直目不轉睛盯著手上--要用來剪草草頭髮的剪刀,被小草若當司機使喚時,也坦率承認想要師妹。四草只是想下面有人可以使喚吧?晚上在寢床聊天時,還故意一直假裝不經意獨白,使出誘騙動搖心思的喜代美入門……

   草原邊剪草草頭髮邊講「愛宕山」時,表情、氣氛都變了,讓我聯想到柳眉演出的時候,有種:「原來真正的落語家是這樣的啊」的感覺。

   對弟子的練習,師匠不說好也不說不好。在草草練習時轉過去睡,在草原練習時睡著了,在四草練習時睡到手裡的扇子掉了把四草嚇得也掉了握扇,在小草若練習時直接說要去廁所……師匠態度毫不留情,直接反應了落語會時觀眾可能會有的感想。落語也好,藝能的世界真嚴格。

   在和田家,糸子媽媽很老實的說磨蘿蔔輸掉所以回來了;小次郎叔父跟正典爸爸唱反調,居然想讓喜代美在紙扇上簽名,好將來成為落語家時能拿去賣個好價錢;小梅祖母說收弟子入門如同是收養孩子一樣,正因為被人託付,才不能輕易接受--似乎是想起A子的爸爸的事。

   奇怪的是草草的阿弗羅頭剪掉後,也還是不直啊!!半長不短的,看起來更凌亂了。最後草草看到在電視上的清海,竟脫口而出:「A子」,真讓人驚嘆,原來他真靠落語埋葬掉對A子的感情了。

   光看A子在電視上播報氣象,就打亂掉喜代美的心情

   是不想再當配角的心情推動喜代美往落語家努力。

   可是哪有人生來是給別人當配角的。

   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,獨一無二。

   明明A子什麼事也沒做,每次看喜代美很DOWN,就希望她趕快長大,尋找到自己的驕傲。

   看女主角成長,也是看朝連最大的樂趣吧?

   本日最敏銳,四草在聽到A子與喜代美是兒時玩伴又同名同姓,說:過了很辛苦的學生生活吧?

拍手[0回]

PR

No.36|NHK早晨連續劇Comment(0)Trackback(0)

Comment

Comment Thanks★留言請打關鍵字「旅行」

Name

Title

Mail

URL



Pass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

Trackback

URL :